尊龙凯时本科毕业的我在专卖店卖女鞋连续荣获“销冠”

更多
[日期:2024-05-08] [阅读:] [关闭] [返回]

  尊龙凯时大概干了2个多月,我不但快速熟悉了当季的产品,还连续荣获“销冠”,赢得了店长和同事们的肯定和好评。8月最后两天我从宿舍搬了出来,跟一个在CBD上班的女孩,在靠近步行街的地方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。

  十五年前,大学毕业我在商业步行街专卖店卖女鞋,也许很多人脑海里会浮现《我的前半生》罗子君和《三十而已》王漫妮卖鞋的场景,可我跟她们不一样,她们卖的是奢侈品,而我卖的是大众品牌鞋。

  我之所以选择卖鞋,有两个原因。一是我毕业于一所二本院校,读了一个大众专业,身后还有那压弯脊背务农的父母和两位尚未成年的兄弟姐妹。学校没什么名气,专业也没法加分,家庭经济负担还很重。临近毕业,我在外找了一圈的工作都没被录用,最终只能放下身段,谋一份工作解决当前的温饱。二是经营这个品牌鞋的公司当时需要招一名企划人员,我在专业方面还比较符合他们的招聘要求,就是对产品缺乏认知,HR经理建议我先从基层干起,通过内部岗位调剂到企划部可能性会大很多。

  这个品牌属于直营店,偏远地区有部分加盟店。营业员岗位有三个月试用期,连续两个月业绩达标可以提前转正,干满半年,业绩优秀者可以竞聘店长职位,往后还有店铺督导、区域主管、大区经理、华南区总监等上升渠道。职业规划还算诱人,可支撑下去的除了心心念念的企划岗位,还有就是我需要讨生活。

  我被分配的店铺是在步行街中心,俗称黄金铺面。我们店的鞋受众定位是大学生和都市白领,一双鞋的售价在100多到900多不等,冬天头层牛皮长靴也没有超过4位数。店铺总共5个人,4名营业员,外加1名店长,上班时间分两班倒,每周交替轮换一次。

  店长上班时间早九晚五,遇上大型节假日会上到晚八点,她们不参与个人销售,只负责店铺管理、协助销售和实现团体目标。营业员每人每月的业绩要达到5-6万(那个时候互联网卖货还没兴起,实体店生意非常火爆),才算店铺业绩考核达标,团体超过这个数,工资可以按1.5倍核算,这样算下来每人每月平均要卖200多双鞋才能完成任务。店里除了女鞋,还有女包也算业绩,女包每个月没有考核任务,但提成比鞋子多一倍。

  最开始我要跟班3天,带我的是一位40岁左右的周姐,得在我熟悉全流程后,她才能全身而退。周姐在店里干了好几年,业绩一直遥遥领先,吃亏在初中毕业,又不会操作电脑,因此一直待在营业员岗位上,一眼就看到了天花板,现在又因家里老二上重点初中需全程陪读,她索性辞职去照料孩子。

  跟我搭班的是一位高中毕业的小妹,她叫小禾,刚满19岁,在店里做了3个多月,为人表面也算随和,背地里却有点偷懒耍滑,还喜欢抢单尊龙凯时。对班是两个30来岁的大姐,大概干了大半年,她们是同城老乡,业绩一起做,钱平半分,合作得非常愉快。

  上了2天后,我基本熟悉了流程,也知道了怎么迎客、接单、出样、找鞋、售卖等,可心里却十分纠结,总觉得自己好歹也上了几年大学,最终沦为卖鞋的,到时候父母知道了,还不得捶胸顿足。

  试岗第3天,店长对我进行了考核,算勉强达标,可以独立上手接替周姐的岗位,正当我犹豫要不要继续干下去的时候,就接到了我妈打来的电话。大致意思是我已毕业了,家里没有富余的钱再供养我,往后要靠自己谋生,家里还希望我在9月份之前能凑2000块钱供弟弟去上高中。

  等毕了业,估计就没法住学校宿舍,租房也是一件发愁的事,外加七七八八的费用,我顿时感觉头顶压着几座大山。没有靠山的生活,容不得我挑三拣四。在没有攒足钱的前提下,卖鞋的工作我大抵是要硬着头皮干下去。就这样我瞒着家人,在这个70-80平米的小店,开始了自己的打工之路。

  第一周我上的是白班,店铺要求提前20分钟去店里擦鞋柜、拖地板、整仓库……这些规定卫生一处都不能少。我负责进门右手边的鞋柜和整仓库,小禾负责进门左边的鞋柜和拖地。搞完卫生之后,店长会适当抽查,她伸出两根手指,熟练地在玻璃柜上摸一下,然后对着日光灯照一眼,基本心里就有底了。

  正式上班第一天,天公实在不作美,我刚到店不久就下起了瓢盆大雨,搞完卫生后,店长特意跟我说道:“现在外面下雨,门店没什么客人,你去楼上仓库把鞋子做一次SKU分类。”我看了一下小禾,又看了一眼店长,在确定我一个人之后,我默默地跟店长来到了楼上的仓库。

  偌大的一个仓库,上百个品种的鞋,店长指着一排排鞋架说道:“这些鞋盒都是按编码顺序、季节、颜色、鞋码来分类,也就是所谓的SKU。昨天周末人流量大,鞋子归位有点乱七八糟,你上午主要工作就是做鞋子分类整理。”当时我心里万分不乐意,一心觉得店长不待见我,故意整我,可奈何我缺钱,还需这份工作养活自己,支援家人,当场只能压抑住心中的怒火,弱弱地接了一句:“哦!好的。”待她离开后,我狠狠地踢了一下仓库的鞋架泄愤。

  我懒洋洋地围着鞋架转悠了几圈,看着每个鞋盒一端都带有一连串信息,便随手抽出了几盒端详了起来尊龙凯时,然后又反复做对比,结果发现这鞋盒上传递的信息还不少,真如周姐说的一样,每个字母和数字都能代表季节、鞋码、颜色、年龄、材质等。我脑海里立马浮现出周姐当时跟我说的:“要想一下接待几拨顾客,必须快狠准地找到目标鞋,整仓库就是练基本功。”

  我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,服气地说道:“打起精神来!要想靠业绩拿钱,那就得心甘情愿练基本功。”

  那个上午,我先把6排货架上放乱了的鞋做了一下归位,接着又把春秋款的鞋放在相邻的货架上,然后分别按编码由小到大排列起来,再把同款不同色不同码的放在一起。新品到货,都是每个颜色按码7双鞋(34、35、36、36、37、38、39,36两双,一双出样)从大码到小码叠排上去。两三个小时下来,我才整了2排货架,店长上来瞄了一眼说道:“先吃中饭吧,这是个费体力又要技术的活,分几次弄。”

  中饭过后,我没选择在下面接单,依旧在楼上整理货架上的鞋,店长先后上来了3次,转悠一圈,没作声便下去了。下午3点半交接班的时候,店长提醒我下班了,我在楼上迟迟没下去,顺口回了一声:“还有两排货架,我整完后再下班也不迟,反正回到宿舍除了看看书也没别的事情尊龙凯时。”

  傍晚7点左右,仓库基本规整,我在每个货架上都做了分类标记,然后把鞋子排列的规则,编辑信息给店长做了汇报,跟晚班的两位同事讲了一下排放顺序,随后拖着疲惫的身躯,踉踉跄跄挤上了回宿舍的地铁。

  在地铁上,店长在微信上给我发来两个大拇指,看到后,我心里还是挺热血沸腾的,我回了两个微笑,便倚靠在座位上,微微闭上双眼,享受着开往“春天的地铁”。这一刻我不再是为了将就去工作了,而是下定决心在这个小小的岗位上奋发图强。

  干了一个礼拜,我卖了60多双鞋,小禾看我这么卖力,便暗地里抢单,一见顾客进来就第一个迎上去,点头哈腰地招待着。我没有跟她计较,随她使出浑身解数,总之完成团体任务才算数。人少的时候,我主动退到收银台旁,暗中观察每个进店顾客的神态,从她们的交谈来揣测顾客所思所想;人多的时候,我只精挑目标顾客。通过多次修炼,从她们进店第一眼,我就基本感知得出成交概率。

  有一次,一个身材富态、匀称,略显高挑的中年妇女光顾了我们店铺,手上戴了一个大钻戒,脖子上挂了一条又粗又圆的黄金项链。她一进门,小禾便殷勤地跑过去,我下意识地瞄了她穿着一双凉拖的脚,默默地退到了收银台,心想这个人就算小禾服侍她试穿几十双鞋,未必会买一双。果不其然,小禾来来跑了十几趟,中年妇女一双也没试中,还骂骂咧咧。她的脚前面突出来一坨,俗称大骨脚,这种给她介绍细跟尖头鞋,怎么穿得进咯!

  我看到中年妇女很不爽,正要起身离去,便上前拿了一双大跟圆头的鞋示意她试一下。她看了一眼摇头摆手,我立马蹲下去说道:“姐,您今天这条V喇裤真好看,它不但能配尖头高跟鞋,大跟圆头也是绝配,要不您试试,瞧这鞋多衬您的气质。”我说着就把鞋套到了她脚上,然后示意小禾去仓库拿她的鞋码。

  趁小禾取鞋期间,我故意跟中年妇女倒苦水,说自己是大骨脚,每次穿尖头鞋都很受罪,后来发现有种方法可以让自己的脚舒服很多。她马上来神问道:“什么方法?”我顺手接过小禾手里的鞋说道:“姐,V喇配大跟圆头鞋,不仅舒适而且美观时尚,您试试。”

  她先是带着怀疑的态度试了试鞋,接着大步流星在店里转了2圈,对着镜子比了又比,一边点头一边说道:“小妹,你看看还有别的款适合我吗?”

  “有的,有的,您稍等,我给您去取。”我马上回答她。小禾见我去取鞋,她迎上来小声说道:“这单业务是我的,你休想抢单哈。”我拍了拍她手臂说道:“放心,她买多少双都是你的单。”

  我挑了七八双适合她的款,她一一试了试,最后选了3款爽快地买了单,临走的时候还说了一句:“小妹,谢谢了,买冬款鞋我到时候再来找你。”

  小禾接单喜欢以貌取人,她不搭理的顾客,我便会热情相迎。那天上晚班,大概是晚饭时间,一位戴着眼镜的女性缓缓走进店来,看样子像是一位知识女性。小禾瞧了一眼,见她衣着朴素,无动于衷。我迎上去问道:“请问您是否要买秋款的鞋?”她没搭理我,示意不要跟着,她自己先看看。我挑了几款新款故意在一旁讲了一些情怀故事,也没主动邀请她试鞋。过了许久,她指着一双黑色的平底鞋说:“这一双我试一试。”

  我热情地引导她坐下,便上楼顺便挑选了几双刚到的新款。我先是拿出了她看上的鞋,让她试脚,她在镜子面前看了又看,总觉得哪不对劲,正准备脱下鞋子起身走的时候,我微笑地说道:“要不您试一下这双,无论从您的脚型、服装搭配,还是您今天的装扮,肯定会有不一样的惊喜。”她看了看,摇了摇头说道:“驾驭不了。”我补充道:“试一下嘛,看在我取了那么多鞋的份上,就当帮个忙吧,不买也没关系。”

  她有点不好意思拒绝,勉为其难地试了一双,对着镜子看了又看,接着又试了另一双,然后两双鞋来来试了好几次。我在一旁一直没作声,正当她要换鞋的时候,我蹲下去帮她解开了鞋扣说道:“小姐姐,您这气质就适合穿时尚感强点的鞋,稍微有点跟便能衬托您高挑的身材,儒雅中带点俏皮,女性魅力更足哦!而且这样的鞋跟还不影响您长时间站立。”

  “其实我也不那么确定,大概是您举手投足都能散发出书卷气息,我大胆地猜测您的职业应该跟老师有关。”我一边收鞋,一边直言不讳地回复她,紧接着又补充道:“要不要来一双,装扮一下不一样的自己。”

  “得嘞!”我特意压低了声音,生怕自己得意忘形而掉单。经过上次的事,小禾也意识到了团队的力量,她站在斜对面,嘟起嘴,两眼眯成一条线,朝我做了一个鬼脸,店长在一旁也给我竖起大拇指。

  大概干了2个多月,我不但快速熟悉了当季的产品,还连续荣获“销冠”,赢得了店长和同事们的肯定和好评。8月最后两天我从宿舍搬了出来,跟一个在CBD上班的女孩,在靠近步行街的地方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。

  搬家的那天刚好我休假,我提了两袋水果感谢好心的宿管阿姨收留,多亏她睁只眼闭只眼的举动,让我节约了2个月租金。接着我分3次,坐了6趟地铁,才把私人物品扛到出租房。晚上躺在床上发了一条信息给我妈,上面写着:“妈,2000块钱转您银行卡里了,您闺女自己能赚钱了,以后还会攒更多的钱供弟弟妹妹读书,您跟爸在家里不要太劳累了。”

  亚伯拉罕·林肯曾说过:世界上没有卑贱的职业,只有卑贱的人。高学历人才送外卖、跑滴滴比比皆是,我们流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饭,职业不分贵贱,努力当受尊重!

 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。